丹東的薑印因打架獲刑兩年半,入獄服刑期間因身患疾病多次急救,一年半後病情加重成了植物人,直至死亡。其家人反映,薑印死亡之前的醫療費用高達70萬元,且均出自醫保。而當地醫保部門工作人員明確表示在押人員不能享受醫保待遇,並將對此違規行為進行調查。(12月28日《華商晨報》)
  自己及其家屬並沒有辦理醫療保險,卻在服刑其間因治病報銷了70萬元醫療費,這事聽起來有些玄乎。換句話說,倘若不是因為薑印的死亡,這個“神奇故事”恐怕還不會被公之於眾。有關方面表示將徹查此事,公眾也希望能夠及早還原真相,用法律和制度維護好社會公平正義。
  首先,沒有申請也沒有繳費,薑印為什麼能夠享受醫保待遇?按照現行的城鎮居民醫療保險政策,低保人員需個人繳費的部分由政府給予補貼。但即便如此,醫保的成立條件也還得有賴於“個人激活醫保卡並補交往年欠下的費用”。薑印家人手裡沒有醫保卡,甚至連這個政策都不知曉,由此可以推定,在激活醫保卡這個環節中,辦理業務的部門“鬆了口子”、“開了後門”。
  其次,在押人員不能享受醫保待遇,個人賬戶為何沒有被封存?根據醫保局相關負責人的解釋,薑印已成為在押犯人一事,他們根本無法查詢。但從程序上來推演,責任又不在醫保局方面,“如果是在押犯人,他就不可能成為低保戶,不是低保戶也就不能享受這些待遇。”類似這樣“自掃門前雪”、“各自為政”的監管和服務機制,難保不會有人鑽“空子”套取醫保資金。
  再次,一年半時間累計報銷70多萬元,如此大額度的超標為何不能被髮現?醫保報賬系統本身會自動提示某個周期內的消費情況,薑印在醫院治療期間所消費統籌基金年度數字是6萬元,最大限額是11萬元,與70多萬相差十萬八千里。一方面,這是醫保局“裝聾作啞”的辦事思維造成的惡果。另一方面,醫保報賬軟件系統的設計也存在很大的漏洞,既然有規定執行上下限報銷金額,系統為何不設置自動屏蔽?
  醫療保險制度“漏洞百出”,已然成為一種“共識”。修複和彌補醫保漏洞,固然需要多個層面的制度設計和措施保障,但內部的“自我堵漏”是最關鍵最迫切,也是操作最方便、成本最低廉的,應當引起重視。須知,就醫療保險資源來說,制度內部的漏洞堵不住堵不好,“外力”的作用就會事倍功半,甚至得不償失。
  文/任啟鑫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犯人報銷70萬,醫保需“自我堵漏”)
創作者介紹

hocc

yw98ywif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